手機看中經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內時政更多新聞 > 正文

新天地棋牌

2019年09月10日 06:47   来源:經濟日報   □ 王广宇
[推薦朋友]
[打印本稿]

  我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及設立科創板並試點注冊制,對于優化科技創新産業的資源配置、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未來,我國金融、貨幣、資本和投資市場將會迎來重大變革。

  自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啓動以來,我國經濟在發展方式、增長模式等方面出現了顯著變化,金融産業以及服務實體經濟的關系也在逐步進化。金融是我國重要的核心競爭力,深化對國內外金融形勢的認識、進一步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不僅有利于社會正確把握金融本質、指導金融業界銳意進取和深化改革,也有利于實現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

  深入推動我國金融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在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的關鍵階段,金融産業也需要主動求變,銳意進取、深化改革。金融供給側改革的主要目的,是對接實體經濟供給側改革,通過打造高質量金融來服務高質量經濟。出于助推經濟轉型升級的現實需要,金融業應當牢牢把握“服務實體經濟、深化金融改革、防控金融風險”三大目標,從貨幣供給、資本供給、要素價格供給、金融企業供給、金融産品供給、市場制度供給和審慎監管七項重點任務著手,攻堅克難,深入推動供給側改革。

  深化金融供給側改革的根本任務是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換言之,是金融要爲實體經濟提供並不斷增加信用,特別是給予小微、初創和民營企業的信貸支持和金融資源支持。長期以來,我國的金融服務以間接融資爲主,金融機構中又以大中型銀行爲主體,內部政策安排、技術支撐以及激勵約束機制相對不夠健全,這些體制性問題導致的信貸供需不平衡,缺少能與小微、初創和民營企業相匹配的“下沈式”服務能力,形成了“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民營企業是我國經濟和就業的“穩定器”,在融資中一直處于弱勢。

  因此,一是要改善融資結構,進一步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提高對中小微企業、科技創新企業的金融供給質量,鼓勵金融機構不斷豐富直接融資産品體系,更好發揮直接融資在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方面的作用。

  二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防控重大風險本質上是協同的,從長期看目標是協調一致的。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可以說是防風險攻堅戰進入一個新階段,要在貨幣政策調控、金融監管框架、金融機構市場化改革、金融産品和定價體系完善等多方面加快改革力度。

  結合當前國內外複雜多變的經濟形勢,加強資本市場改革、推進金融控股公司監管、完善金融基礎設施、提升機構創新業態的治理水平,是金融改革和防控風險工作的重點。政府主導建立審慎高效的金融監管體制,包括清晰明確的規則和嚴格准確的執行;加大金融對外開放步伐,通過促進競爭,提高國內金融機構的實力。總之,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是防範金融風險的有效舉措。

  充分釋放科技創新動能

  振興實體經濟是經濟強國的目標,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一項核心任務,是要破解社會資本供給的難題。大力發展權益金融,構建多層次資本市場,才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金融短期化、交易化、套利化的弊病。從金融行爲角度看,權益金融就是指爲了獲取其他企業的淨資産權利或利益的投資方式。

  權益性金融投資,最終形成投資方與被投資方的所有權與經營權的關系。一般情況下,對企業投資,投資者就持有了該企業的權益性證券,代表在該企業中享有所有者權益,投資者可以在今後的企業成長過程中獲得利益、行使相應的權利。換言之,投資者進行權益性金融投資,就是爲取得對另一企業的控制權以及實現其他中長期的經營目的等。長期資本的供給要以股權工具爲核心,以中長期債務工具爲補充,讓權益金融著眼謀求長期回報,從而有效地支持企業轉型升級和創新發展。通過股權投資和相應的資本安排,引導其他金融機構參與中長期債務融資,如銀行增加創新型企業的中長期貸款和信用貸款,最終綜合、精准、有效地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要優先服務于技術含量高、適應人才就業形勢、提供高質量産品和環境友好的“新實體”企業。未來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核心,是一批科技型、創新型企業的崛起。事實上,每一次科技革命都會擴大經濟總量,科技創新已成爲大國戰略博弈的重要戰場。

  近年來,我國企業研發投入的總規模僅次于美國,但科研成果産業化仍然較爲落後,加快關鍵核心技術攻關與産業化,是科技創新的主要突破口。由此,要創建和完善適合科技創新的金融體系。應進一步加強對權益金融的重視程度,完善扶持我國科技創新的金融機制,創造多元化協助企業研發創新的金融渠道,通過金融工具真正激發科技人才和創新型企業的積極性、主動性。

  私募股權基金和風險投資是長期資本的“先鋒”,擔負著將社會資金轉化爲權益資本、服務實體經濟的重擔,爲創業企業、中小企業提供長期股本資金。初創期企業因固定資産較少、經營和財務狀況不夠透明、缺乏商業信用等難以在銀行貸款,風險投資(創投)通過向中小企業注入資本,解決其發展初期所面臨的資金問題。股權基金特別是並購基金雖然主要面向成長和成熟期的企業,通過並購重組、管理運作提升企業價值,但其本身仍然具有長期資本的性質,對改善企業資産負債結構、降低社會負債率、緩解金融機構債務規模波動作用顯著。

  目前,我國私募基金行業已發展至一定規模,但同時這一行業的資金來源、監管、稅收體系等仍存有不確定性,如何把私募股權行業建設成一個規範、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多層次資本市場,對于更好地推動科技成果轉化、釋放創新動能至關重要。

  科創板是資本市場

  “中國模式”的積極探索

  近年來,一些增長勢頭良好、市場潛力較大的中國企業遠赴海外上市,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資本市場的發展潛力,削弱了社會金融體系將儲蓄轉化爲科技創新投資的積極性。我國有關部門積極推進科創板落地,是解決這一問題的有益之舉。從科創板首次提出到科創板細則落地,僅用了117天。

  科創板的設立旨在助力符合條件的科技企業走向多層次資本市場,通過對其加大輔導、孵化、融資等支持力度,以提升高新技術企業的上市融資和規範發展。目前,在發行、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等方面科創板已經呈現出很多制度創新,對于成長空間較大、發展速度較快但受限于利潤等指標的創新型企業而言,具備提供更好的融資支持機會,與目前的主板、創業板、中小板和新三板等交易市場一起,形成多層次融資體系。

  科創板的設立有助于資本市場從基礎性制度層面補短板,爲長期資本配置和支持科技創新提供了規範高效機制。從這個角度講,科創板有機會發展爲中國資本市場上非常有效的資源配置場所,能增強資本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創新主體的包容性,爲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以及生物醫藥等具有投入大、周期長、風險高特點的科創企業提供資本動能。

  長遠來看,這一舉措將引領全社會樹立對科技創新長期投資的理念,讓一批具有核心技術和良好發展前景的中國企業,類似BAT等互聯網巨頭在本土上市,讓投資者分享創新和高速增長的紅利。然而,也應認識到科創板是一個新鮮的嘗試,特別是整體市場反應和配套制度亟需跟上,要謹慎防範因市場各方對規則不熟悉導致在特定情況下市場風險加大的問題,必須提前審視、高度防範可能發生的金融風險。

  金融部门不仅要积极配置科技创新产业,而且应重视信息科技对自身的异化、迭代和演进,这一趋势不仅体现在对资本与产品创新、服务和交易模式等的更换替代,体现在监管与风控的技术更新,也体现在金融基础设施的整体信息化。如何以金融科技应用成果促进服务和交易渠道下沉优化,充分利用分布式系统、大数据、云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扩展“开放银行”“边缘计算”和5G等新的金融科技范畴,发展数字普惠以增加金融服务的覆盖面、可获得性和便利性,这一方面会提升金融行业的资源配置效率,另一方面对整个行业的风险防控能力、对相关从业人员的专业化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本文来源:經濟日報 作者: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华软资本集团董事长 王广宇)

(責任編輯:馮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