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宏觀經濟 > 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新天地棋牌

2019年08月13日 07:23   来源:人民網   李遠哲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打印本稿]

  上周,人民幣彙率市場波濤洶湧。

  8月5日,人民幣兌美元離岸和在岸彙率,先後突破“7”的整數關口,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僅僅過了一天,美國就抛出一頂大帽子。8月6日,美國財政部宣布將中國列爲“彙率操縱國”,這是自1994年以來,美國首次將中國列爲“彙率操縱國”。

  幾小時後,中國人民銀行即發布聲明,表示“操縱彙率”這個鍋,中國不背!

  聲明說,中國實施的是以市場供求爲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彙率制度,在機制上人民幣彙率就是由市場供求決定的,不存在“彙率操縱”的問題。今年8月以來,人民幣彙率出現一定幅度貶值,主要是全球經濟形勢變化和貿易摩擦加劇背景下市場供求和國際彙市波動的反映,是由市場力量推動和決定的。

  聲明還指出,美國給中國貼的這一標簽,也不符合美財政部自己制訂的所謂“彙率操縱國”的量化標准,是嚴重破壞國際規則。

  8月9日,針對人民幣彙率問題,還有兩份強有力的報告出爐:一份來自中國人民銀行,一份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中國人民銀行的《2019年第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說:2019年以來,人民幣彙率以市場供求爲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彙率變化,有貶有升,雙向浮動。人民幣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穩定,彙率預期平穩。

  那麽,人民幣彙率是怎麽雙向浮動的?1—4月,主要受國民經濟開局平穩,積極因素逐漸增多,境外投資者增持境內股票等影響,人民幣對美元彙率和對一籃子貨幣彙率都有所升值;5月份以來,主要受外部不確定性增加影響,人民幣對美元彙率有所貶值。8月以來,受國際經濟金融形勢及對中國加征關稅預期等影響,人民幣對美元彙率破了7元。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報告,更是“打臉”美國財政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的執董會與中國的第四條磋商報告指出,人民幣雖然對美元貶值,但相對于一攬子貨幣大體穩定。中國外彙儲備充足,自去年第四條磋商以來,人民幣實際有效彙率貶值約2.5%,中國人民銀行幾乎沒有對人民幣彙率進行幹預。

  如果截取一個更長的時間段,人民幣彙率的走勢是啥樣的?未來人民幣彙率機制改革,還有哪些重要舉措?8月10日,在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CF40)伊春論壇上,很多專家都談到了這個問題,並給出了翔實的數據,咱們一起來看看吧。

  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幣名義有效彙率升值38%,實際有效彙率升值47%

  “国际上汇率评估最权威的机构,不是美国财政部,而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朱隽说,IMF作为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的核心机构,长期致力于促进国际金融稳定和货币合作,推动国际贸易的扩大和平衡发展,保持成员国之间有秩序的汇兑安排,是各国宏观政策经济协调主要平台。

  實際上,對于人民幣彙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直力挺中國。自2015年以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中國每年的第四條款磋商中多次指出,人民幣彙率水平和經濟基本面大體一致。今年7月10號,IMF發布對外部門報告也指出,中國實際有效彙率處于基本面和理想政策對應的水平。

  IMF還建議,中國下一步面對不斷升級的貿易摩擦,可以擴大彙率彈性。

  今年以來,人民幣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處于雙向浮動、基本穩定狀態。如果截取一個更長的時間段,人民幣彙率的走勢是啥樣?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数据,从2005年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启动到现在,即从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幣名義有效彙率升值38%,實際有效彙率升值47%,是二十国集团经济体中最强势的货币,在全球范围内也是升值幅度最大的货币之一。

  也就是說,在過去將近15年的時間裏,人民幣不但沒有貶值,而且是全球升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之一!

  這樣一個結論,可能出乎很多人意料。但仔細回想,這些年人民幣對歐元、英鎊和港幣等,基本上都是升值的。

  比如,人民幣對英鎊彙率,最早曾經在10以上,去年還到過9,現在則是8.5左右。也就是說,以前換1英鎊需要10元人民幣,現在8.5元就能換1英鎊。據說,由于英鎊下跌,今年一季度去英國旅遊的中國人同比增加了27%。

  “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中國一直承諾人民幣彙率保持穩定,有力地支持了國際金融市場穩定和全球經濟複蘇。”朱隽說,2018年以來,美國不斷升級貿易爭端,中國始終堅持不搞競爭性貶值,中國沒有也不會將彙率作爲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

  2018年全年,人民幣對美元的雙邊彙率貶值幅度不到5%,對一籃子貨幣彙率貶值幅度僅僅在1.5%左右。今年以來,隨著美國頻繁地升級貿易摩擦,雙邊彙率和多邊彙率貶值幅度都不到2%。“在美國極限施壓,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的情況下,彙率和資本流動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人民幣有這樣的表現實屬不易。”朱隽表示。

  拓展新的發展空間,逐步提高人民幣國際化程度

  “汇率问题,是金融市场的核心问题之一。汇率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跟国家、企业乃至个人都息息相关的货币比价关系,是一个可量化的关键指标。” 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CF40常务理事会主席陈元说。

  中國作爲負責任的大國,十幾年來,一直恪守G20領導人峰會的宣言精神,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彙率用于競爭性的目的。

  “我们汇率政策体系的核心,是一个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体系,自2005年以来一直延续这样的一个体系。” 中国金融4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主席、北大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认为,人民银行对于外汇政策的操作,有三个方面比较重要的目标:第一是扩大人民币汇率的弹性,第二是逐步走向由市场机制决定汇率水平,第三是保持汇率在均衡、合理水平上的相对稳定,在短期内尽量减少过度波动。

  2005年7月,人民幣彙率啓動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彙率制度。此後,人民銀行不斷探索並且完善更加市場化的彙率形成機制。

  2012年4月,銀行間外彙市場人民幣對美元日波動區間由0.5%擴大1%,2014年進一步擴大2%。

  2018年8月,人民銀行推動人民幣彙率中間價的改革,逐步明確了“收盤彙率+一籃子貨幣彙率變化+逆周期因子”的人民幣彙率中間價形成機制。彙率政策的規則化、透明度和市場化水平不斷提高。

  多年來,中國協同推進彙率形成機制改革、金融服務業開放、提高資本賬戶可兌換,人民幣彙率彈性不斷增強。人民幣的強勢貨幣特征,也與這些改革息息相關。

  同時,隨著人民幣在跨境貿易和投資中使用的深度和廣度不斷地拓展,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快速提升。

  2015年,人民銀行實施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解決了人民幣入籃的各項政策性和技術性障礙,最終推動IMF在2015年10月,宣布將人民幣納入SDR的籃子。

  2016年10月,人民幣正式加入SDR,成爲人民幣國際化的裏程碑,這也是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裏程碑。人民幣納入SDR籃子生效之後,對中國經濟産生了一系列正面影響,包括人民幣資産配置需求和吸引力不斷上升,周邊許多國家宣布將人民幣納入外彙儲備,人民幣成爲IMF和多邊開發銀行官方交易貨幣等。

  “当前,人民币还是一个以国内经济为主体的货币,人民币国际化尚处在起步阶段。虽然,人民币取得了加入SDR的重要成果,但在世界范围内,投资、结算等使用人民币的占比还是比较小的。” 陈元表示,解决外汇的战略地位问题,根本上就是要加强人民币本币的发展和建设,进一步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和国际地位。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人民幣在國內已經長期穩定運行,未來還將繼續穩定運行下去。我們要多采取一些創新型手段,勇于試探、勇于拓展新的發展空間,逐步提高人民幣的國際化程度。”陳元說。

(責任編輯:馬常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