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魅族三剑客离开 黄章开演独角戏

2019年07月19日 00:00   來源:北京商報   

  在一天的猜測之後,7月18日下午,魅族高級副總裁李楠本人發文證實已離開魅族,至此,曾經的魅族“三劍客”白永祥、楊顔、李楠都已卸任,只剩創始人黃章一人獨守。這兩年,魅族的市場表現不溫不火,與其定位混亂、架構不穩、技術脫節等因素脫不開幹系。如今三劍客紛紛離開,不知黃章的獨角戲還能不能繼續唱下去。

  李楠離職

  “鑒于現在混亂的消息,只好比較正經地宣布:我已經離開了公司。實際上魅族16發布會後,就慢慢淡出了工作。後面看到成功發布了數款産品,很欣慰。”在微博中,李楠證實了離開的消息,但並未解釋離開的理由,只表達了自己的祝福,“祝魅族幹得越來越好。困難是有,但是只要向前的腳步不停止,道路就會延伸”。

  李楠離職的传闻在过去一天经过了不少波折。7月17日,有消息称李楠已经离职,也有消息称李楠去taki做电子烟,还有媒体称李楠将创业。对于这些消息,李楠当日在微博一一否认。

  而在7月17日晚间,黄章在魅族社区评论李楠离职的消息时表示,“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黄章还在另一帖子中称,“前几年魅族粗犷发展用亏损换规模,当资本潮退去魅族包括我在内的经营委员会不得不改变公司的策略。在改变过程中免不了失速和损失,当然也包括启用一些更年轻更具有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的骨干”。

  黄章的话被解读为侧面证实李楠离开的消息。李楠于2011年加入魅族,带去全新的“Connect to Meizu”理念,拓展了魅族的移动互联网业务;2013年升任副总裁,主管魅族营销与销售,同时主导了魅族A轮阿里巴巴5.9亿美元的融资;2018年6月20日,魅族任命李楠为公司CMO兼公司高级副总裁,负责市场和电商相关业务;今年5月2日,李楠从魅族科技的主要人员中移除,同时,李楠退出董事行列。

  李楠並未言明自己未來的去向,但透露還會聚焦年輕消費群體,做真正的品牌,獲取心智份額。至于日後李楠的職位由誰來接替,北京商報記者采訪了魅族公關部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對方未做出回複。

  三劍客不再

  李楠的離開標志著魅族的“三劍客”時代徹底結束。作爲魅族的創始人和董事長,黃章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扮演著“退居二線老領導”的角色,公司的日常運行主要依靠魅族的“三劍客”:白永祥、李楠、楊顔。

  白永祥也是魅族創始人之一,2011-2014年曾擔任魅族CEO一職,處理黃章退出後的公司日常管理工作,2014年黃章以董事長、CEO等諸多頭銜回歸魅族後,白永祥的身份也幾經變化,從CEO到高級副總裁,再到總裁、COO,2018年徹底卸任,他曾和黃章一起管理當時新組建的魅族事業部、魅藍事業部、Flyme事業部。

  杨颜曾经主导设计了魅族M8 UI,从Flyme事业部独立的时候升任副总裁,到接手了原本由李楠负责的配件事业部。但在2018年底,杨颜公开表示,根据公司的统筹安排,在2018年12月31日正式卸任Flyme总裁一职。自此,业内关于杨颜的声音便少了。

  除了“三劍客”,黃章的另外一員大將就是楊柘。楊柘曾成功操盤三星和華爲的商務機型系列,2017年正式加入魅族,擔任副總裁一職,主管營銷,2018年5月,楊柘正式兼任CMO,同時到達了在魅族的權力巅峰。然而僅過了一個月,楊柘和李楠的職位進行了對調,不再兼任CMO及市場中心高級副總裁,而是擔任CSO(首席戰略官)一職。2018年7月,有知情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楊柘在年中就已離職。

  産經觀察家丁少將認爲,魅族頻繁人事調整的原因,除了手機業務沒有起色,部分高管要爲業績不好擔責外,還因爲高管內鬥嚴重,需要重新構建管理體系以更順暢地發展業務。

  資深通信專家劉啓誠則指出,魅族的人事調整背後是智能手機市場現階段發展的一個縮影,頭部幾家企業抓住了市場,在産品、營銷等各方面都做得很到位,再加上換機周期拉長,用戶購買力下降,魅族這樣的二線品牌日子越來越難過。

  步履維艱

  失去四員大將的黃章,頗有孤家寡人之感。作爲一個“小而美”的品牌,魅族也曾輝煌過一段時間,但隨著四大主流品牌的崛起和蘋果的進攻,魅族的市場份額逐漸被壓縮。

  數據顯示,2015年魅族整體的手機出貨量爲2000萬部,2016年增長到2200萬部,2017年魅族整體的手機出貨量下滑到2000萬部。2018年,黃章回歸親自打磨出了魅族15以及魅族16系列,但據市場調研機構賽諾發布的數據,魅族的出貨量只有948萬台,同比大跌46%。

  就魅族自身來分析,劉啓誠坦言,魅族在好幾款産品上都沒有抓住機會,一直采用聯發科的芯片,産品定位不清楚,爲了走量而走量,導致消費者越來越不認可。“‘華米Ov’都有高中低三個層次的産品,定位清晰,覆蓋全面,且有很大技術投入,要知道,技術的競爭力能起到關鍵作用,不管是拍照、快充還是屏幕,有了投入就有産出,但這些在魅族身上很少看到。”

  對于魅族的未來,丁少將認爲,日子注定不會好過,這其實也不是魅族一家的問題,是整個手機中小品牌的共同問題。在手機市場增長趨緩、“華米Ov”加速收割市場、品牌集中度不斷提升的情況下,魅族必須告別激進、穩健發展,走精品路線,“小而美”活著就屬不易。

  劉啓誠則表達了不看好的態度。“魅族在5G洗牌的時代就可能被淘汰掉,步上錘子、金立等品牌的後塵,強大如蘋果現在都推不出5G手機,魅族完全仰仗于芯片企業,靠什麽來競爭?用戶對終端的要求越來越高,魅族産品不具備吸引大部分用戶的條件,倒下只是時間問題,這也是中小企業的必經之路。趁著市場火熱的時候發展起來,市場成熟之後,沒有技術積累,沒有投入,只能被市場淘汰掉。”

  今年5月,魅族獲得了珠海虹華新動能股權投資基金的投資,而珠海基金有著珠海國資的背景。根據協議約定,珠海基金擁有一席董事席位,魅族最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仍爲黃章。

  “即便有政府的投资,对于魅族的帮助作用也有限。魅族当下的问题并不只是资金问题,还包括产品创新力退步严重、产品线混乱等,如果有政府资金的投入当然是利好,但解决不了魅族的系统性问题。”丁少将说。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

(責任編輯:韓肖)

精彩圖片

魅族三剑客离开 黄章开演独角戏

2019-07-19 00:00 來源:北京商報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