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1元錢,解了村裏垃圾治理“老大難”

2019年09月10日 08:01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本报记者 曾诗阳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打印本稿]

  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龙鹄村的分类垃圾箱。 本报记者 曾诗阳摄

  “政府投資把池修,垃圾分類往裏丟;塑料紙殼可回收,賣點小錢打豆油;電池藥瓶有毒害,千千萬萬入黃袋……”羅朝運是四川省眉山市丹棱縣龍鹄村黨支部書記,早在2011年就編出這套順口溜,引導村民分類投放生活垃圾。如今,這個順口溜已成爲村民每日踐行的垃圾處理指南。

  “以前村民沒有環保意識,垃圾隨手傾倒。”羅朝運說,“村民大會開了好多次,建議提了好多條,就是沒有頂用的。村民抱怨惡劣的生活環境,卻不改亂扔垃圾的毛病。”

  轉機出現在2011年3月份,丹棱縣在龍鹄村試點,推行生活垃圾“兩次分類、源頭減量”做法,探索“分類收集、村民自治、市場運作、三方監督”的生活垃圾收運處理新模式。

  “農村垃圾散、雜、多,在源頭做減法是性價比最高的垃圾處理方式。”丹棱縣縣長黃秀航介紹,“兩次分類”是指村民初步分類和垃圾清運承包人二次分類。村民對垃圾進行初步分類後,再由垃圾清運承包人對傾倒池的垃圾進行二次分類處理。“通過兩次分類,待處理的垃圾減量達60%。其余的40%交由縣裏進行統一清運、集中處理。”黃秀航說。

  垃圾清運承包人誰來當?龍鹄村召開垃圾承包公開競標大會,村民都可以投標,出價最低者中標,簽訂承包合同,成爲垃圾收運和公共區城常態保潔的責任人,每天按時將全村垃圾池中的垃圾清理幹淨。

  承包人的薪酬由全村每人每月繳納的1元錢“衛生費”來支付,差額部分由村集體資金補齊。

  “可不要小看這1元錢,它大大增強了村民的責任心。”黃秀航說,“通過公開競標,實現了承包人從‘要我幹’到‘我要幹’的轉變;通過收取1元錢,實現了村民從‘要我監督’到‘我要監督’的轉變。”

  1元的衛生費撬動了農村垃圾治理“老大難”問題,村組幹部、承包人、村民形成了有效的三方監督機制,共同維護村容村貌。“現在亂倒垃圾的現象很少出現了,村裏總是幹幹淨淨的。”黃秀航說。

  黃秀航說,垃圾處理經費采取“村民交一點、村集體收入擔一點、財政補一點”的方式,與之前的垃圾處理方式相比,每年可爲縣財政節省垃圾處理費用超過150余萬元。

  爲了進一步降低垃圾收集和運轉硬件設施建設費用,丹棱縣打破鄉鎮、村組行政區域界線,按照“方便農民、大小適宜”的原則,以鄰近的3至15戶爲一小組,修建一個聯戶定點傾倒池,並在每1至3組的中心位置建一個聯組分類減量池,用最低成本解決農村生活垃圾分類處理投入難、減量難、保持難問題。

  截至2018年底,眉山全市農村保潔人員總數突破1萬人,配備保潔人員的行政村占比達到100%,主動交納衛生費年均在2000萬元以上,走出了低成本、高適用、可持續的農村生活垃圾治理新路。

(責任編輯:劉朋)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