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3月套现5亿 被指拖欠9亿市值股票交割

2019年07月15日 08:37   來源:長江商報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 吴婷

  曾表示“不會止步于疫苗領域”的沃森生物(300142.SZ)董事長李雲春,恐將跌倒在巨額債務上。

  日前,李雲春被昔日合作夥伴實名舉報,稱其將面臨9億市值的股票交割義務並多次違約,並表示其對相關仲裁案件隱而不宣,違背誠實原則,已不得擔任公司董事。

  7月13日,沃森生物發布董事會換屆選舉公告,擬換屆選舉第四屆董事會成員,其中擬征集6名非獨立董事候選人、3名獨立董事候選人。

  李雲春是否存在故意隱瞞仲裁案,巨額債務糾紛是否會對董事會換屆選舉産生影響?對此,長江商報記者致電沃森生物,但一直無人接聽。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2018年年底至2019年3月,李雲春4次減持累計套現超5億元,截至目前有8成股權處于質押狀態。

  從財報上看,沃森生物6家重要子公司5家處于虧損,共計虧損近4000萬元。營收淨利增長,但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負,投資收益卻達11.93億元,占利潤總額比例100.82%。

  業內人士指出,沃森生物轉讓股權讓淨利回暖並非長久之計,淨利與經營現金流長期背離,說明財務危機早有端倪,如果董事長深陷債務危機,沃森生物港股上市將受挫。

  截至7月12日,沃森生物12天市值已縮水60億元。

  被昔日合作方舉報違約

  被昔日合作方實名舉報至深交所,沃森生物董事長李雲春巨額債務由此被撕開。

  根據舉報函顯示,舉報方爲廣州市嘉合沃森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簡稱“嘉合沃森”)法人廖曉征。廖曉征在舉報函中指正,李雲春面臨近9億市值的股票交割義務並多次違約,同時對于相關仲裁案件隱而不宣,違背誠實原則,已不得擔任公司董事。

  糾紛在于,雙方簽訂的關于廣州諾誠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諾誠生物”)收購合同。舉報函顯示,諾誠生物原先由嘉合沃森和廣藥集團各持股50%,主要産品是狂犬病疫苗。2017年7月,李雲春與嘉合沃森簽訂收購合同,以6億元的價格收購該子公司持有的諾誠生物50%股份,約定現金分期支付1.2億元,剩余4.8億元以沃森生物等值股票進行置換。其後,雙方在補充協議中約定交付股票數量爲4014.452萬股,並確定以債權轉讓形式交割給廖曉征。

  但李雲春遲遲不予交割上述股票,如今已價值9億元,並拒收廖方的律師函。此後,廖曉征向深圳國際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請,並申請法院查封凍結李雲春8.23億元的財産,其中包括其持有的約1千萬股公司股票和其個人投資的企業股權。截至目前,仲裁尚未有結果。

  廖曉征指出,對于上述仲裁案,李雲春自2019年5月7日委托律師收到資料後,采取隱而不宣的方式,不向公衆披露,該行爲違背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認爲李雲春個人所負數額較大的債務到期未清償,公司應當解除職務。

  對此,沃森生物表示,上述涉案股票數量不及總股本的3%,同時也不會影響公司的控制權,沒有達到上市公司披露要求。

  廖曉征認爲,李雲春作爲董事長和董事身份,不能僅以上市公司股東占股比例不到5%爲由,而不披露。據悉,該案將于2019年7月15日開庭。

  李雲春3個月套現超5億

  資料顯示,1962年出生的李雲春,是雲南昆明人,2004年至今,擔任沃森生物董事長、董事。

  2013年,李雲春曾用“不畏浮雲遮望眼”,來描述對沃森生物大生物布局的戰略構想。彼時,他表示沃森生物不會止步于疫苗領域,未來會在夯實現有疫苗業務,吸收消化好新進入業務的基礎上,可能繼續拓展沃森生物的發展空間。

  然而,如此有雄心壯志的董事長,從去年年底開始密集減持。

  公告顯示,從2018年12月26日至2019年3月25日3個月期間,李雲春共進行4次減持,累計減持數量2892.84萬股,從期初的9328.44萬股減持至6435.6萬股,減持幅度達31%,股東排名從前三降至第五。據此,李雲春套現共計5.41億元。

  其中,2019年1月31日減持的1028.53萬股交易,被深交所下發監管函。原因爲,李雲春作爲沃森生物持股5%以上股東,在減持股份導致持股比例達到5%時,未按照《證券法》第八十六條、《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第十三條的規定及時向深交所提交書面報告並披露權益變動報告書,也未在履行報告和披露義務前停止賣出沃森生物股份。

  深交所指出,李雲春上述行爲違反了相關規定,要求其充分重視上述問題,吸取教訓,及時整改,杜絕上述問題再次發生。

  但李雲春並未就此停止減持套現步伐。4次減持後,截至目前,李雲春持股比僅爲4.19%,而其持有的6435.6萬股中,有5043.5萬股處于質押狀態,質押比例達78.37%。

  頗爲蹊跷的是,李雲春在節節撤退同時,似乎又在通過資管計劃增持。沃森生物大股東雲南省工業投資控股集團在2月份協議轉讓了7687.1850萬股公司股票給無錫中保嘉沃,而天眼查資料顯示,李雲春持股無錫中保嘉沃投資的66.64%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7月13日,沃森生物發布董事會換屆選舉公告,以第三屆董事會任期將于2019年8月11日屆滿爲由,擬換屆選舉第四屆董事會成員,其中擬征集6名非獨立董事候選人、3名獨立董事候選人。

  公告中,沃森生物明示,若個人所負數額較大的債務到期未清償,或被證券交易所公開認定爲不適合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將不得擔任本公司董事。

  廖曉征的代理律師表示,李雲春巨額債務客觀存在,雙方之間有合同明確約定,現行法律沒規定必須要判決後才能確認債務的存在。而且巨額債務是重大風險,我們已經申請仲裁,並且申請保全,法院也凍結了他價值8億元的財産。

  對此,沃森生物表示,以司法裁決結果爲准。

  現金流淨額-6523萬同比減544%

  沃森生物是一家從事疫苗、血液制品等生物藥品研發、生産、銷售的上市企業。

  7月12日晚間,沃森生物發布2019年半年業績預告,預計2019年上半年淨利8100萬元-9600萬元,同比增長11%-31%;扣非淨利約爲7710萬元-9210萬元,較上年同期4388.71萬元預計同比增長75%-110%。沃森生物表示主要是由于公司自主疫苗産品銷量和營業收入均實現穩定增長。

  然而,從2018年財報看,盡管沃森生物營收和淨利都實現雙增,但實際上並非主營業務功勞。年報顯示,2018年,沃森生物營收8.79億元,淨利10.46億元,分別同比增長31.54%、294.77%。

  但2018年沃森生物旗下6個重要子公司,除主要經營疫苗研發、生産與銷售的玉溪沃森實現盈利2.42億元外,其余江蘇沃森、上海沃森、上海潤澤、雲南沃嘉醫藥、上海沃嘉醫藥均爲虧損狀態,5家公司淨利累計虧損3912.73萬元。

  同期,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6522.84萬元,同比減少543.95%。與此同時,投資收益卻大幅劇增,投資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6.19億元,同比增4388.91%。

  顯然,沃森生物利潤增長並非靠主營業務。

  數據顯示,2018年,沃森生物投資收益11.93億元,占利潤總額比例100.82%。其中包括轉讓嘉和生物46.45%股權産生投資收益11.76億元、采用權益法確認對聯營企業投資收益916.89萬元及收到紅塔銀行現金分紅99.41萬元。

  此外,營業外收入1850.84萬元,公司依據深圳國際仲裁院裁決廣州市嘉合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應支付江蘇沃森股權交易違約金1350萬元,另收到轉讓山東實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實傑生物”)股權款逾期賠償款368.31萬元及收到政府提供獎勵類資金128.47萬元所致。

  對于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與淨利差異,沃森生物表示,主要原因報告期內公司收到轉讓嘉和生物股權轉讓款11.53億元計入“處置子公司及其他營業單位收到的現金淨額”項目,未計入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項目,故出現報告期內公司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淨流量與本年度淨利潤存在重大差異。

  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減少,伴隨的還有應收賬款出現大幅增加。2018年,沃森生物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達4.38億元,較2017年2.97億元增長47.47%,占同期公司營收的49.83%;2017年應收賬款增幅35.62%,占同期營收的44.46%。這意味著,沃森生物企業營收多爲賒銷收入,償債能力存在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財報數據顯示,連續6年沃森生物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均顯示爲虧損。2013年-2018年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分別爲-1.22億元、-6593.31萬元、-6941.27萬元、-8993.71萬元、-1012.95萬元、-6522.84萬元;2019年一季度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378.42萬元。

  而作爲醫藥公司,銷售費用也成爲關注的焦點。2018年銷售費用爲3.49億元,同比增長37.76%,占當期營業收入比重爲39.75%;2019年一季度銷售費用爲5860.96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爲33.26%。

  公告顯示,3月9日沃森生物正籌劃擬發行H股股票在香港上市。受李雲春巨額債務風波影響,沃森生物7月12日,報收27.05元/股,跌幅0.11%,總市值415.9億元。據今年7月1日,股價最高價30.85元時,市值已縮水60億元。

(責任編輯:王惠綿)

精彩圖片

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3月套现5亿 被指拖欠9亿市值股票交割

2019-07-15 08:37 來源:長江商報
查看余下全文